百由工场
对鸿蒙发展的简单思考 2020年
鲁义明 2020.9

  1. 鸿蒙是市场销售部门在主导开发,而不是开发部

  这个也大概是华为所有主力产品的发展方式。有没有客户买单(能不能卖出去、卖给谁、什么具体功能、定价多少、市场容量有多大,从哪个种子客户开打),是主导鸿蒙开发以及销售过程的主要原则。简单的说,华为公司的主要产品,都是市场销售部门在主导开发。

  对比一下主流的另外两个操作系统的发展过程。

  微软的 Windows NT(现在 Windows 各主流版本的前身),是市场销售部门在主导开发,目标客户是随着局域网崛起的 Novell 公司的 Netware 的用户。

  开源社区的 Linux,是开发部门在主导开发,目标客户是开发者自己,以及开源社区的用户,主要是 Unix 开始收费后不愿意付费的 Unix 程序员用户。

  如果从用户自用的角度来说,Linux 是用户自己主导开发,其实也不算是纯粹的开发部主导开发。

  一个软件如果只由开发部主导开发,开发出来后再通过开源社区以开源的方式进行推广销售,或通过市场销售部门去销售,结果非常难以预料,失败是大概率事件。

  开源基金会以及开源社区的 Linux 后来成功进入商业市场,是两个巨大的商业公司的市场销售部门主导出来的。IBM 的市场销售部门把 Linux 卖入了互联网服务器市场。谷歌的市场销售部门把包含 Linux 的 Android 卖入(推广)到了手机市场。

  没有 IBM 和谷歌的市场销售主导力量,包括后来的红帽的市场销售力量,单纯靠开源基金会以及开源社区,是没有能力把 Linux 卖入(推广)到互联网服务器市场以及手机市场的。

  从这个角度看,华为的鸿蒙开发,由市场销售部门主导,商业架构还是比较可行的。


  2. 鸿蒙的主要目标客户不是手机厂商

  这又要首先从市场销售部门的角度来看,而不是开发部门的角度来看。

  从市场销售部门的角度,做出来一个操作系统产品,核心市场是哪里,哪些客户,同类产品是哪些,功能和定价怎么弄,第一批种子客户怎么找,市场推广怎么打。

  如果从开发部的角度看,做一个操作系统出来,首先目标是实现 POSIX,然后让 C 函数库、编译器、调试器、编辑器等能够在之上运行,这样一个基本操作系统就可以运行起来了。然后分模块开始单独发展,然后聚集一些新功能后发布大版本(Linux 就是这么起步的)。之后就是 Feature 的选择与优化迭代的方向,这时候可以选择,是往 IoT 方向发展,还是往手机方向发展,还是往互联网后台服务器方向发展。

  开发部主导的开发过程以及发展路线,成本非常,非常,非常高,中国人在操作系统方面多年没有建树,主要原因大概也是这个过程走不完。无论是哪种投资,走这个过程,顶多出来几个原型版本,类似高校学生作业或研究课题那种,就结束了。

  在中国大陆,能够把一个科技含量比较高的产品做成功,只能瞄准目标客户,能够卖得出去,能够收得回来钱,能够进行继续开发,这个有点科技含量的产品,才能够活下来,逐步成长起来。

  到目前为止,除了国家主导的类似两弹一星的项目,其他商业的项目,无论是国资还是民资,产生商业销售收入再投入产品研发,持续小步迭代,是唯一成功的方式(西方有另外的方式)。现在的鸿蒙,以及正在大力度投资的芯片,等等,大概都是如此。

  所以,鸿蒙的开发过程,目标客户,目标市场,是第一位的,而不是 POSIX 标准以及后续的优化方向。或者说,鸿蒙未来几年每年的装机量、市场份额、销售额,才是关键。

  从目前公布的信息来看,鸿蒙的第一批目标客户群、目标市场,是家电厂家。鸿蒙的同类竞品,是其他嵌入式操作系统。

  国内家电产品对内部的控制电路板上的操作系统的需求,技术难度大概还远远低于手机以及Android/Linux,华为选的这第一个目标客户群、目标市场,大概有他们自己的考虑和规划。

  如果让华为跟国外开源基金会、谷歌等公司比操作系统开发能力,差距可能还比较大(虽然华为现在已经是 Linux 的重要开发者),但是华为跟他们比市场布局、市场销售执行、市场份额操作等,大概起码是可以打成平手的。

  至于华为怎么从家电操作系统市场开打,怎么一直打到手机操作系统市场,这个中间的过程怎么走,这个大概是市场方面的问题,不是技术问题。这个过程,不是技术可以解释得通的,唯一能解释成功的,是华为在未来的物联网操作系统市场,实际打出来现在在电信设备市场、手机市场等的市场份额。

  或者说,如果华为能在市场销售方面一直走成功,那么大概可以相信他们会一直在研发方面持续投入,不断的继续打赢下一个细分市场,包括手机操作系统市场。


  3. 华为在手机操作系统市场可能会低落一段时间

  手机市场,华为是参与者,不是主导者,无论是芯片还是操作系统,都没有主导力量。

  在自己没有主导力量的市场,遇到巨大打击,自己低水平存在一段时间,从商业生意角度,大概是各个公司都可能会遇到的情况。

  商业的问题是在持续变化的市场中,不断调整自己的市场策略,在某些市场打输或打退的情况下,继续寻找新的市场打赢,在市场之间转战,通过总体的市场争夺打赢,实现自己的生存与发展。

  在这方面,对华为在市场转战方面可以持续观察。而在技术快速提升方面,可以不用有太多期待。


  4. 中国大陆短期内还没有主导操作系统技术级别的程序员

  无论华为内外,如果突然出现一个程序员高手,凭个人之力(或少数几个人)的力量,可以做出来世界级的,足以跟 Linux 抗衡的操作系统,那无论是华为,还是其他中国大陆的商业公司,都可能有足够的力量将其商业化,推动成高大上产品。

  但是,这种人才,目前还主要在西方。

  中国大陆的程序员,还在持续缓慢的成长。中国大陆的工业体系,包括软件体系,包括芯片,包括操作系统,都在缓慢的成长。不过,好现象是,虽然慢,但一直在成长。

  偶尔出现的,类似大疆这种世界级的工程能力,在未来的某些时间里,可以期待在操作系统、编译器、芯片等等领域,也偶尔出现一下。

  在这方面,我们的巨大市场,以及已经培养出来的市场能力,大概会为高手的出现,提供一个持续的基础。

关于我们  |  联系方式  |  粤ICP备19086705号